微小说我急需用钱,先生能不能给个准话

“华大毕业的?”“嗯,这是我的资料,先生您看一下!”“我今年23岁,身体很健康……”陶欢一边滔滔不绝地推销着自己,一边将准备好的简历递给对面的男人,男人带着大大的墨镜,遮住了大半的脸,她看不清他的情绪。男人不接话,陶欢试探着开口:“我急需用钱,先生能不能给个准话?”对面的男人终于有了反应,他勾起凉薄的唇角,讥诮地说:“华大的毕业

微小说我急需用钱,先生能不能给个准话

华大毕业的?”

“嗯,这是我的资料,先生您看一下!”

“我今年23岁,身体很健康……”

陶欢一边滔滔不绝地推销着自己,一边将准备好的简历递给对面的男人,男人带着大大的墨镜,遮住了大半的脸,她看不清他的情绪。

男人不接话,陶欢试探着开口:“我急需用钱,先生能不能给个准话?”

对面的男人终于有了反应,他勾起凉薄的唇角,讥诮地说:“华大的毕业生出来就干这个?”

一句话问得陶欢满面通红,她知道自己给母校丢脸了,可是为了救父亲,她太需要钱了。

她眼底划过一抹哀伤,但很快被她掩去,重新抬起头的时候她脸上挂着得体的笑容,“慕先生,我们只是交易。你觉得合适我们就继续,不合适我这就走人。”

“你很缺钱?”男人语气里似乎隐藏着怒意。

陶欢不明白他的意思,最终还是重重地点了点头。

“呵……”对面的男人嘲讽着笑出声。

陶欢见状,眸色暗了暗,她感觉自己上当了,这个男人根本没有交易的意思,只想羞辱她“你耍我?”

男人突然放下咖啡杯,用感慨的语气说:“陶小姐到底有多缺钱?五年前那一百万……已经用完了?”

唰。

咖啡厅像是被按了暂停键。

陶欢的脸色从通红,变成煞白……

“你,你是谁!”她惊恐地站起身望着眼前的男人。

男人勾了勾唇,慢条斯理地取下墨镜,露出一张颠倒众生的脸。

“好久不见,我的前女友。”他薄唇勾成讥讽的弧度,一字一句道。

陶欢骇得后退了一步,“慕郁廷?怎么是你?”

五年来,这张脸曾无数次出现在她的梦里,每次她都哭得泪流满面。

慕郁廷眯眼,“天底下姓慕的人,你觉得很多吗?”

陶欢躲闪着他的目光,不敢对上他的双眼。

五年前,她跟慕郁廷爱得死去活来。

慕郁廷是慕家太子爷,世家贵公子,身份优渥,权势滔天。

而她只是个贫家女,家里还有一个患尿毒症的父亲需要奉养。

那年,父亲病发昏迷,她四处筹钱,慕郁廷的母亲出现,扔给她一百万,并将她父亲送到国外的医院治疗……条件就是让她离开慕郁廷,一辈子都不能再出现在他面前。

父亲拉扯她长大太不容易了,她无法眼睁睁地看着父亲就这么离开,所以她选择拿着一百万人间蒸发。

辍学、换住所、龟缩在慕郁廷不可能知道的海边小城,一心一意照顾父亲。

五年了……父亲的命一直是用钱吊着的。就在上个月,父亲又被送进重症监护室,一百万已经花光了,面对巨额的手术费,陶欢只能用这种屈辱的方式筹钱……

可她没想到,负责人给她介绍的这位慕先生……竟然是慕郁廷!

“打扰了,慕先生!”陶欢抓着自己的包狼狈地往外走“这单生意我不做了。”

卖到自己深爱的男人头上,陶欢就算脸皮再厚,也羞愧欲死!

慕郁廷看着她的背影,眼底寒气更重,他将墨镜扔在桌子上,哐当一声。

接着说:“你今天敢迈出咖啡厅一步,以后就永远别想赚快钱?”

第2章

陶欢的脚步顿住,她赌不起,慕郁廷向来说到做到。

而且她在新闻上看到慕郁廷已经接掌了慕家,成为华国的商界领袖,手段狠辣,今非昔比。

他想办一个人,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

陶欢声音有些颤抖,“慕先生,您大人有大量,能不能放我一条生路?当年是我对不住您,我发誓,今天之后,我立刻消失,不会脏了您的眼睛。”

砰。

她的话,让慕郁廷本就阴沉的五官愈发森寒。

他一把掀了桌子,蓦地起身,几步逼到陶欢面前。

他高她半个头,因此气势夺人,他用手指轻佻地勾着陶欢的下巴,冷嘲热讽,“你不是很缺钱吗?”

陶欢狼狈的抵抗。可慕郁廷的手指死死地捏住她的下巴,她挣不开,只觉得他手指上滚烫的温度,似乎要把她灼烧。

“那真是巧了。”慕郁廷冷笑,“如今我最不缺的就是钱,你要不要考虑考虑,陪我一晚,我给你五十万……那可顶你两颗鸾子的钱。”

他说这句话时,眼底的狠戾和讥嘲,似乎要化成利刃,将陶欢那藏在深处的爱意,给戳得四分五裂。

陶欢早就知道,慕郁廷一定恨死了她,所以这些年她一直刻意躲避着他。

没想到,这一天终于还是来了。

陶欢凄惨一笑,“慕先生,你的生意多少钱我都不做。”

她用尽最后的力气,掰开慕郁廷的手指,挺直了脊背,冲出包间。

从始至终,都没往回看一眼。

自然不知道,那个男人的脸色,比墨汁还黑。

*****

陶欢走出咖啡厅又去找了介绍人,看看能不能再介绍一个买主,结果没一家敢接她陶欢的单,没想到慕郁廷动作那么快。

跑了一上午,陶欢一分钱也没筹到,沮丧地回了医院,主治医生看见她来后,急忙迎过来,“陶小姐,您父亲的情况不能再耽误了,必须立刻做手术,否则可能熬不过这两天……你筹到钱了吗?我看您也不容易……我可以帮您先办个缓交手续,好歹先把命给救下来啊……”

陶欢紧紧握着拳头,指甲深深陷进肉里,可她根本感觉不到疼。

她僵硬地摇头,“我……”

她现在真的走到了绝境。

医生看着陶欢的脸色,似乎也知道了什么,沉重地叹气,“唉,陶小姐,不是我不想帮你,实在医院不是慈善机构,我有心无力啊……”

陶欢眼眶发红,“我知道……”她吸了吸鼻子,巴巴地透过窗户,看着病房内,带着哭腔问,“我能进去……看我父亲一眼吗?”

医生错开了身,点点头。

见陶欢进去,又对着她交代一句,“起码备好棺木和葬礼的钱,别让老人家走的时候太凄楚。”

陶欢的心,狠狠一颤。

第3章

陶欢推开病房的门,看到父亲奄奄一息地躺在床上,顿时泪如雨下。

“欢欢,别哭……”病床上,陶父睁开眼,艰难地抬手,抿去陶欢脸上的泪,“这些年,爸知道你过的苦,是爸的身子对不起你。听爸一句劝,别再筹钱了……爸死了,你就解放了……”

“我不要你死!你不许说这种话!”

陶欢猛地扑在父亲的身上,声音嘶哑而绝望,泪水横肆。

母亲在她五岁病逝后,父亲就查出了肾病。可为了供她上学,父亲连药都舍不得买,成日成夜在工地上高架、吊砖、搬重物……供她考上华大。

她终于拿到华大的录取通知书,可是父亲被检查出了尿毒症。

医生说,活不过半年。

她不甘、不信、不忍、拼命打工做兼职,卖光家里的一切,巴望着能让父亲多活两年……

可是如今五年过去了,父亲头发全掉光了,皮肤干瘦如柴地躺在病床上等死。

半个小时后。

陶欢离开病房,猩红着眼,拨通了那个烂熟于心的电话号码。

“喂?”对面传来低醇而冷冽的男声。

“三十万,现款,只要你给钱,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那边沉默一瞬,接着,一如从前的嘲讽,还多了一丝恼怒,“陶欢,我后悔了,你这种下、践的女人,我给钱……总觉得亏了。”

“这样——”男人在电话里笑出声,“你来找我,跪在地上求我,给你半个小时,半个小时之内,能说服我,我就给钱,说服不了……我保证,你在海市,一分钱都赚不到。”

陶欢气到肩膀发颤,哆嗦着,“慕郁廷!你无耻!”

慕郁廷却轻佻地说,“我无耻?你一百万卖掉自己的爱情就多高尚吗?”

嘟嘟。

那边挂断了电话。

陶欢站在走廊上,浑身发寒。

直到,主治医生慌慌张张的冲过来,对陶欢喊着,“不好了陶小姐,陶先生又昏迷了!要是今晚醒不过来……那就永远醒不过来了啊!手术不能再拖了!”

“陶小姐!你可千万得想办法啊!”

陶欢最后一根弦,崩了。

她泪眼模糊的打开手机,给慕郁廷发了短信——

“地址。半个小时到。”

那边很快回复,“盛乐会所219房,前女友,提前换好衣服,我很期待你的表现。”

陶欢收了手机,擦干眼泪,吩咐医生,“请那位外籍医生,立刻动手术,钱我今晚拿来……你信我一回,如果付不了手术费,我陶欢用后半生来偿。”

第4章

陶欢到约定的地下,

包厢里除了慕郁廷,还有几个年轻男人。

都是A市贵族圈子里的公子哥,平时在海市都是鼻孔朝天的人物。此时,全围着慕郁廷点头哈腰。

见陶欢进来了,几个富二代对视几眼,客气的说:“既然慕总跟佳人有约,那我们就不打扰了。”

几个说着正要离开,慕郁廷挑眉,冷冷出声:“就是一个出来卖的,都别急着走,留下欣赏一下。”

接着,漫不经心的眼神在陶欢裙角的蕾丝上转了一圈,“陶小姐,开始你的表演吧。”

陶欢脸色煞白。

他,他竟然让她当着这么多人的面……

“怎么?陶小姐不想赚钱了?”他讥诮的看着她,用一种挑衅的口吻,“既然这样,那就滚吧。”

陶欢强忍住眼眶的泪意,声音从牙缝里挤出来,“我赚。”

她噗通一声跪在地上,依照慕郁廷电话里的吩咐,跪在地上声音哽咽,“慕先生,求求你,给我一条活路……”

“啪!”

慕郁廷将酒杯砸过去,冷笑,“我记得我在电话里说的是,是让你像条狗一样趴在地上……求我!你现在这样算什么?”

轰。

几个富二代笑开了。

“还是慕总会玩女人啊!”

“哈哈,是吧,谁让这年代女人都这么爱钱,为了钱,甘愿当一只狗……哈哈哈……”

“叫啊!你再学狗叫两声!慕总打赏之后,哥几个另外再给小费……是不是?”

……

劈头盖脸的羞辱,让陶欢的泪,几乎憋不住了。

她弓着身体,趴在地上,不敢看人,哑着嗓子说:“慕总……求你……求你……”

这一句话,撕裂了她所有的自尊。

慕郁廷仍不满意,“王少说了,让你学狗叫,怎么,你把王少的话当耳旁风?”

陶欢终于崩溃。

她仰头,悲哀的看着这个深爱了多年的男人,“慕郁廷……你就这么恨我吗?你知不知道因为那一百万,五年来我没有一天不愧疚,我也有我的苦衷……”

“你给我闭嘴!”慕郁廷骤然起身,不染尘埃的皮鞋落在她脸前。

他居高临下,语气残忍的开口,“你有苦衷?你有什么苦衷?是家人得了绝症还是你得了癌症你急缺这么点钱?我当初真是瞎了眼,爱上你这种虚伪的女人……呵,我是穷小子的时候,口口声声说爱我,一百万摆在你面前的时候,你转身就把我踢了?在你心里,我算什么?你陶欢的wan物?”

他猛地俯身,冰冷的手指攥住陶欢的下巴!”

他眼神凶狠,陶欢心疼的差点晕过去。

她不停的摇头,不停的流泪,声音堵在喉咙里,最后,还是流了出来——

“汪……”

她低叫。

声音接着,又高起来。

她直直的看着慕郁廷的双眼,跟疯了一样,“汪!汪汪!”

这一刻她狼狈到了极点。

直到叫不动了,她停下来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我叫了五十声,你是不是该给我五百万?”

“啪!”

慕郁廷哆嗦着手指,抽了她一巴掌。

他的声音,像是从地狱里冒出来,让人从头寒到脚——

“陶欢!你真jian啊!”

他猛地将她掀翻在地,撕烂她的衣服,不顾她惊恐的眼神和身体的挣扎,竟然当着众人的面——

“你不就是想让我要你吗?!”

“叫啊!叫的再狠一点!我多给你一百万!”

他恨不得将她撕了!

第5章

旁边的几个人看这势头,都偷偷的从后门溜了出去。

他们可不敢观摩慕总的私事。

可在慕郁廷的心里,恨意早就将他吞噬,他疯狂的折磨着这个女人

“陶欢!我真是瞎了眼才会爱上你这种脑子里只有钱的女人!”

他不顾女人惨白的脸色,他扶着她的腰,一下一下,每一次,都让她痛到骨髓。

五年前。

他因为对抗慕家老爷子,被赶出慕家。

靠着打工,他考上了华大,认识了那个一见面就让他心动的女孩。

他知道陶欢家庭条件不好,于是他发了疯的做兼职,一天变成三十六个小时的赚。

一个月,不眠不休赚的攒够了她的生日礼物。

他买了一枚钻戒,要生日那天给她。

可生日那天,到了约会的地方,他见到的,不是心爱的女孩,而是他的母亲。

母亲扔给他一盘录音带——

“陶小姐,这是五十万,你拿好。”

“阿姨……我……”

“怎么,不够?”

“您……您能多给我点儿吗?我保证这辈子都不再纠缠慕郁廷……”

“好吧,给你一百万。”

……

原来。他视若珍宝的感情,在这个女人眼里,只值一百万?

这种为了钱什么都能做的女人,他竟拿命去爱,多么可笑?

慕郁廷死死掐着陶欢的脖子,冷漠的,从她身上抽离,转身去了包厢的洗澡间。

哗啦啦的水声,隔着门缝传来。

内心的委屈再也憋不住。

她开始痛哭。

好疼啊。

身上疼,心里疼,呼吸都在疼。

她甚至想就这么死了算了,可是她父亲还躺在医院。

就在这时——

有人敲响了包厢的门。

接着,穿着香奈儿高定裙子,从头发到鞋跟,无一不精致的的林漾,娇俏的走进来。

声音甜腻,“郁廷?你回国了?怎么也不打声招呼就来A市了……”

陶欢的哭声停下来。

她不认识这个女人,却有种不好的预感。

果然,下一刻,林漾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眼底掠过厌恶,声音冷下来,“你是谁?”

紧接着,林漾又看见了陶欢身上的皮带和背上的淤痕。

林漾的眼神陡然凌厉,“这是我送郁廷的皮带!郁廷呢?”

陶欢尴尬的低下头,用破烂的衣服盖住自己满是淤痕的身体,“慕郁廷,他……”

啪——

林漾跟着就甩了一巴掌!

她生气的怒骂,“你这个死女人!你连我的男人都敢gou引!我打死你。”

连日来的劳累,加上刚刚慕郁廷的羞辱,陶欢正憋了一肚子的气,“你凭什么打我?”

林漾见陶欢还敢跟她顶嘴,怒气更盛,高跟鞋对着她的小腹就踹过去——

“我呸!你以为自己是个什么东西?不过就是我们上层世界的玩物!就算郁廷上了你又怎么样?你就能飞上枝头变凤凰了?做梦!”

五年前。

慕母也是用这样轻蔑的,不屑一顾的表情说,你别再做野鸡变凤凰的梦了,我们慕家,绝不会要你这种儿媳妇!

呵。

她陶欢,活该丢了爱情,活该丢了尊严,活该为了赚钱,一无所有……

林漾踢打的越来越重,陶欢痛苦的蜷缩在一起,双目猩红。

“林漾,你在干什么?”

慕郁廷从浴室出来,看见这一幕,眉头紧皱。

浴室的雾气将他五官蒙成一片,他走的很快,快到让趴在地上的陶欢,有种错觉。

他在心疼自己。

她还没来得及高兴,下一秒,她就自嘲的笑了。

慕郁廷走过来,一个眼神都没给她,而是握住了林漾的手,“怎么来这种地方了,不干净。”

林漾不满,撒娇,“郁廷,你知道不干净,还碰这种女人,不怕生病啊!”

慕郁廷眼底掠过黑芒,宠溺的安抚道,“吃醋了?你是我的未婚妻,跟这种女人有什么可争的?”

陶欢听到这里,浑身冰凉。

她在他心里,只是这样……

慕郁廷哄好林漾后,签了张支票,轻飘飘的摔在陶欢面前。

陶欢的泪水奔涌而出。

她只能看见支票后头,有无数个零……

“原来真是出来卖的。”林漾见状,嘀咕一声,咯咯笑着钻进慕郁廷的怀里。

第6章

男才女貌,郎情妾意。

林漾挽着慕郁廷扬长而去。

陶欢的心,被狠狠刺了一下。

她狼狈的坐起来,裹上破烂的衣服,捡起支票,跌跌撞撞的冲出会所,赶往医院。

一路上。

路人对她指指点点,肮脏的,鄙夷的,嘲讽的话劈头盖脸的砸过来,她跟听不到似的,

她现在想做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救回父亲。

幸运的是。

手术很成功。那些救命的钱将父亲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

看见医生将陶父移出病危,陶欢泪流满面。她觉得,值了。

那晚的事,她刻意不去想,直到一个月后,她的月经迟迟不来,每天早上都要呕吐,昏睡,没有食欲。

种种迹象表明……她好像怀孕了。

医院旁边就是妇幼保健院。

陶欢怀着忐忑的心情,挂号、检测、排队……最后检查结果正如她所想:她怀孕了。

陶欢拿着检查单傻眼了,她怎么能怀孕呢?

而且还是慕郁廷的孩子,她该怎么办?留下这个孩子?可怎么跟陶父解释?

打掉?

她真的舍不得……

犹豫的时候,听见背后响起一道熟悉的声音。

“你说什么?她怀孕了?”

陶欢猛地扭头。

站在她背后的,是被几个保镖簇拥的贵妇人。

慕郁廷的母亲。

跟五年前相比,她似乎没什么变化。五官依然势气凌人。

慕母眯起眼,离陶欢近了一下,“你竟然怀孕了。”

又重复一遍。

陶欢不知道她的目的,转身就要离开。

慕母一句话叫住了她——

“孩子打掉!”

陶欢惊怒,“凭什么?!”

慕母残忍的说:“这是你的儿子,也是我慕家的种,我慕家的子孙,还轮不到你这种女人生!”

她都知道些什么!

陶欢慌了,踉跄后退两步,“您说的话我听不懂。”

接着,就要离开。慕母的声音却让她停下了脚步,“郁廷来A市的不就是为了你这个狐狸精?要不是林漾告诉我,我也不知道你竟然犯践到撕毁约定,再次勾.搭我儿子。陶欢,你父亲的命,你是不想要了吗?”

陶欢脸色煞白,“不许动我父亲!”

慕母眯起眼,“那就看你怎么处理这个孩子了,考虑好了告诉我!”

陶欢声音发颤,“给我三天时间,我考虑一下……我……”

慕母伸出食指,态度嚣张,“一天,今晚给我答复,否则,我慕家发话,全国没有一家医院会给你治疗。”

陶欢浑身颤抖,禁不住叫出声,“你们欺人太甚!”

慕母冷笑,“我欺人太甚?要不是我,你父亲五年前就是个死人了,苟活五年你该知足了”

“记住,今晚之前,给我答复!”

慕母一把夺走陶欢手里的报告,撕了个粉粹,接着,趾高气昂的离开。

陶欢看着她的背影,气地浑身发抖,却无计可施。

她拿什么跟慕家斗?

也许……慕郁廷会帮她?

陶欢拳头攥紧,又缓缓松开……她,要试一试。

医院外。

慕母吩咐身边的管家,“去,手脚干净点。”

管家不解,“夫人?”

慕母眼底闪过狠戾,“怎么?不忍心?我好好的儿子难道就要毁在这个女人手里?五年了,我好不容易看着他成了慕家的掌权者,他现在又抛下一切来到了A市?”

管家深知慕母的脾气,急忙噤声。吩咐了人去操作。

得到父亲去世的消息时,陶欢正站在慕家门口。

她看着慕家阔气的别墅和花园,只觉得天旋地转,大脑发懵。

因为刚刚,医生打来电话说:“陶女士,您节哀,我们大家都没想过,陶先生会自己拔了呼吸管……希望您能立刻赶过来。”

转载自公众号:皓轩悦坊

主角:陶欢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 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 fsjilidatousu@homevips.uu.me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s://www.fsjilida.com/101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