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系统bug从宋一坤、丁元英到叶子农,谈谈他们的赚钱之道

1现代社会是我们面临着的,一个十分严密的运行系统,但是这个系统会留有漏洞。找到它们,合理地利用它们,这可能是普通人翻身的唯一路径。有的人看到漏洞二字,就觉得你是在偷奸耍滑、投机取巧,就认为你不是好人。这种人我们要远离他,因为他们已经被规则同化(洗脑)了。所有不按照规则行事的人或者行为,都被他们认为是不好的、是歪门邪道。仔细想想,曾经多少被批判为“投机倒

寻找系统bug从宋一坤、丁元英到叶子农,谈谈他们的赚钱之道

1

现代社会是我们面临着的,一个十分严密的运行系统,但是这个系统会留有漏洞。找到它们,合理地利用它们,这可能是普通人翻身的唯一路径。

有的人看到漏洞二字,就觉得你是在偷奸耍滑、投机取巧,就认为你不是好人。

这种人我们要远离他,因为他们已经被规则同化(洗脑)了。所有不按照规则行事的人或者行为,都被他们认为是不好的、是歪门邪道。

仔细想想,曾经多少被批判为“投机倒把”的人,以今天的眼光看来,他们才是真正引领时代潮流的人。

这个社会,有关系的利用关系,有权力的利用权力,没有关系没有权力的,要么就甘愿成为垫脚石,要么就要找到社会系统的漏洞……事实上,也只有敢于打破规则的人,才有翻身逆袭的可能。

只要不违反法律法规,所有的规则都不是必须遵守的。

大象并不怕老虎,也不怕狮子,但大象怕老鼠。因为老鼠找到了大象的致命缺陷,那就是象鼻,如果老鼠钻进了象鼻,足以让大象发狂。象鼻是大象的武器,令很多雄壮的猛兽畏惧它的一击,但却能被老鼠破坏。再强大的存在,都会有缺陷。

2

豆豆的三本书《背叛》《遥远的救世主》和《天幕红尘》,塑造了三个主角,这三个主角都从事商业活动,而且都是赚钱高手,他们的财富又是怎么来的呢?

宋一坤:

《背叛》里面夏英杰初次见到宋一坤的时候,是在监狱里。事实上,宋一坤之所以待在监狱里,是他自己一手策划的,以逃税避开了可能牵涉到的重大刑事案件

他帮夏英杰从一个普通的记者在短期内成为国内文坛上的新锐作家。他构思了写作大纲,其原型来源于真实人物和事件:铁鹰集团的高天海存在婚外情,并非法挪用公司资金为自己的情人移民以及在海外置产。宋一坤以揭露他的秘密要挟,迫使高天海在拍卖会上出巨资买下该书,造成不小的轰动,夏英杰一夜成名。

宋一坤投资方子云,设计了一款民生产品,金属调味球,产品给消费者带来了便利,确实是一个好产品。但宋一坤的运作方式却是别有用心。他让方子云把金属球的加工分包给个人,收取了大量押金,他的意图是把这笔押金挪用于收购纺织厂,那才是真正赚钱的项目。金属调味球的生产其实不过是搭建一个免费获取资金的平台。

当然,最大的项目是他发起的皮革厂的收购。

他利用王海和方刚的外资身份和皮革厂达成收购协议,资金部分来源于对方子云运作项目的破坏性开采,非法挪用分散加工户的保证金,利用这笔钱拿下皮革厂,然后把生产用地转为商业用地,土地的价值大幅上升,于是短短地几个月之间,宋一坤将赚钱到一千多万。

不过,事情并没有按照他们的设想发展,保证金被卷走,整条资金链被打断,宋一坤迫不得已从黑手党手中筹集到一笔高利贷,但这笔高利贷被夏英杰截留,赔付了保证金,从而将宋一坤推入了绝境,并为此付出了性命。

丁元英:

丁元英也很会赚钱。

他从德国筹集了两亿资金,然后回到中国,把钱投入到中国股市,一年不到的时间就赚了一倍的钱,在和各投资方的合同没有到期之前,终结了私募基金,因为赚钱太容易,他反而感到了恐惧和不安,所以及时撤退。

在他看来,股市是把大多数羊的肉填到极少数狼的嘴里。私募基金是从狼嘴里抢肉,这就要求你比狼更黑更狠,但是心理成本也更高,而且多了一重股市之外的风险。所以丁元英赚到钱后,就找个地方躲了起来。

帮助王庙村扶贫,他选择的也不是堂堂正正的市场竞争,而是杀富济贫。

杀的是乐圣,济的是格律诗和王庙村。他充分挖掘和利用王庙村的廉价劳动力,把生产线拆分为上下游的买卖关系,在北京设立了办事处,在柏林、伦敦、巴黎找了三个总经销商制造声势,大量购买乐圣旗舰套件,在音响器材交流会上突然大放价,以低于原价一半的特价销售格律诗音箱,因为格律诗音响中使用的是乐圣旗舰套件,其超低价格将乐圣推上了风口浪尖上,乐圣如果稍微应对不当就会破产。

关键是,他不是利用产品品质、品牌效应、售后服务,而是利用乐圣的漏洞,把乐圣逼到了墙角,不得不低头认输。

叶子农:

利用社会系统的bug赚钱,叶子农才是行家。

早年在陕西弄了几把破扳手就开汽车修理厂,利用价格双轨制和油田的内部结算机制,用内部支票套购国家紧缺物质,以高于调拨价几倍的价格转手向黑市倒卖,一年卷走200万,走的时候厂子都不要了。然后就跑到了柏林,在哪里买了一间小铺面和一套房子,一个人优哉游哉的读书思考度日。

当罗家明自杀之后,林雪红找上了他,他又为林雪红策划了红川劳务输出案,利用中匈互免签证,以及中国改革开放初期的混乱和国内的出国热潮,两个月之间轻轻松松赚了一百多万美元,解决了林家的破产危机。

这两件事都是他利用社会系统的bug实现的。这不得不令人惊叹,一是他对社会系统bug的敏锐识别,一是他能抓住机会,把见识变成金钱。前者和后者涉足不同的领域,需要不同的能力,但叶子农却能轻松做到。

至于老九在他的帮助下创建了久悟杠子面连锁集团,这个算是正正当当的市场机制下的商业运作案例。没有多少可以指责的地方。老九是一个本分的商人,他的财富来自于父辈的积累,而父辈的赚钱手段也是堂堂正正来自为大众服务。

3

每个系统都存在漏洞。

任何事物都在变化之中,任何事物都在走向消亡,任何事物都存在漏洞。

如果一个东西没有任何漏洞,那么这个东西将是完美的、永恒的。显然,这样的东西是不存在的。正是因为有漏洞存在,所以世界每时每刻都在发生变化。

万事万物皆有生灭,有存在就有消亡,有开始就有结束。

而从生到死、从存在到消亡的过程,就是漏洞发挥作用的过程。

所有的法律法规都在不断地修订、修改,以适应新的发展环境;新的政策不断地出台,以取代旧的不合时宜的政策。

从计划经济到市场经济,从制造业、外贸、房地产、互联网、区块链,到现在所谓的元宇宙,一个又一个浪潮起起落落。

所有的规则都在不断地被改写,一边是旧的规则的毁灭,一边是新的规则的建立。

在规则的更替里,循规蹈矩就是人的巨大漏洞。

不遵守规则,是因为规则已经发生改变,我们可以洞察到新规则的出现,预见旧规则的消亡。而大部分人,都会陷于经验主义之中,拿着过时的规则,来应对变化的环境。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 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 fsjilidatousu@homevips.uu.me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s://www.fsjilida.com/104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