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日谈|月是故乡明

距离产生美,月是故乡明,饼是故乡甜。自我离家读书工作以来,不与家人同庆中秋已逾十年。近年来,回想抬头望月的场景,大抵是自习结束走出图书馆时,在校园里看见天上挂着的那一轮明月。如果月亮很圆,我会下意识打开手机日历,感叹一句古人的智慧,顺便拨通家人的号码。从

距离产生美,月是故乡明,饼是故乡甜。

十日谈|月是故乡明

自我离家读书工作以来,不与家人同庆中秋已逾十年。近年来,回想抬头望月的场景,大抵是自习结束走出图书馆时,在校园里看见天上挂着的那一轮明月。

如果月亮很圆,我会下意识打开手机日历,感叹一句古人的智慧,顺便拨通家人的号码。从图书馆走到宿舍的这一段夜路,不长不短,正好够寒暄——太短了显局促,太长了容易有矛盾,偏偏是这恰到好处的距离,让路边昏黄的灯光也变得柔软细腻起来。聊天内容没什么新意,无非是问一问今晚吃了什么,互相叮嘱多喝水,少久坐。若碰上中秋佳节,难免不问候一句:今天有没有吃月饼

人在异乡久了,距离产生美,月是故乡明,饼是故乡甜。每逢佳节,总会突然回忆起家乡的滋味。在我的家乡浙江衢州,最常见的月饼麻饼,与广式、苏式、京式月饼丰富的馅料不同,麻饼仅靠芝麻的醇香,就打出全国月饼九大派系之一的美名。

麻饼看似平平无奇,烘烤却十分讲究。一块扁扁的面饼上铺满了芝麻,用双层白炭火吊炉双面烘烤,上为旺火,下为文火,待烤制的麻饼表面芝麻金黄,饼缘依然保持白芝麻本色之时出炉,口感外酥里嫩,搭配乌黑的芝麻糖里馅,甜度恰到好处。

然而,麻饼更值得称道的是上麻手艺。在熙熙攘攘的水亭街上,如果你看到街角那家百年老字号“邵永丰麻饼”的店铺外围满了举着手机拍摄的人群,一定是制饼师又表演绝活儿了:只见他手捧装满芝麻的竹筛,用手轻轻一抖,竹筛里的三十只麻饼就转了一个圈,排列成一个不等边六角形,再一抖,又变换一个队形,短短几分钟,“银光飞舞”,面饼上也沾满了均匀的芝麻粒,仿佛在竹筛里绽开一朵花。

十日谈|月是故乡明

我最喜欢吃的是流传于杜泽镇桂花饼桂花饼的底部与麻饼一样沾满了白芝麻,正面却鼓囊得像个圆滚滚的馒头,你若张开大嘴咬上一口,便意外地发现里面竟然是空心的。还未来得及感慨上当,旋即一股浓郁的桂花香沁入舌尖,原来,在桂花饼空空的肚子里,还藏着一层桂花麦芽糖,口感松脆,甜而不腻。

过去,所有的原料都是纯手工制作,金秋时节,桂花飘香,巧妇们提前一夜给桂花树浇下两大桶水,然后在树下铺上接花的垫布,第二天一早再轻轻摇晃桂花树,桂花便落花纷飞如雨下。如今,采撷桂花变为购买桂花原料,调好这核心滋味的桂花蜜就是各家作坊争奇斗艳的独门秘籍,我曾经遍访杜泽老街的桂花饼,唯有单记作坊的桂花最香飘四溢。

又一年中秋将近,我打电话问家人要不要给他们寄一些学校的特制月饼时,家人连连拒绝:“这些年,吃了这么多月饼,还是麻饼最好吃。”我心服首肯,突然说道:“要不然,你们给我寄些桂花饼吧!”

人的五感中,味觉记忆最不容易遗忘。小时候,在老家老房子四四方方的窗户前,小小的我曾趴在窗沿,伸出双手,举着月饼对着月亮,与家人聊着嫦娥奔月的故事。那时候,我最爱的月饼还不是街巷随处可见的麻饼,而是平日难得一见的广式蛋黄月饼。不承想,时光流转,独在异乡为异客,反倒是曾被自己忽略的家乡美味——用小小的芝麻制成的麻饼与桂花饼,以极简而纯粹的甜蜜口感,唤起我绵长而深刻的唇齿想念,成为我与家人月下闲聊的话题,更成为我与故乡最温润的联结。

(徐闻见)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 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 fsjilidatousu@homevips.uu.me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s://www.fsjilida.com/104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