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情令》番外90提前游花灯会,忘羡遇傀儡,蓝忘机惊现异常

夜间,微风带着寒气轻抚面庞,但是林瑶月和蓝羲臣并不感觉寒意重,彩衣镇的街道两边已经有了一些花灯会的雏形,小型简易的花灯造型已经摆得齐齐整整。只是还没有连贯成灯笼,毕竟最惊艳的一幕总是要一定要最重要的时间绽

夜间,微风带着寒气轻抚面庞,但是林瑶月蓝羲臣并不感觉寒意重,彩衣镇的街道两边已经有了一些花灯会的雏形,小型简易的花灯造型已经摆得齐齐整整。只是还没有连贯成灯笼,毕竟最惊艳的一幕总是要一定要最重要的时间绽放。

今日正是正月十四蓝羲臣牵着林瑶月的手说道:“可惜明晚来不了,只能今夜带你来感受一下。”林瑶月其实也没有特别的遗憾,对于她来说,这些都不及陪在蓝羲臣身边重要。

虞宏盛午后已经带着虞烟云来到云深不知处,林瑶月和蓝羲臣才知道,他已经和江澄定亲,大致会在三月中旬举行大婚仪式,此次来云深不知处的还有江澄,据说是虞宏盛要求的。

魏无羡正好让江澄帮助带来更多各种水莲的种子到后山上栽培,对于虞烟云和的江澄喜事,要说最高兴的也还是魏无羡了,毕竟江澄有了归宿,金凌解了困忧。正是一举多得。

虽然是在黑暗中,路上行人却渐渐多起来,他们在每一个灯笼摊点前驻足观望,猜想摊主想要扎什么动物造型?若是灯光一点亮,将会呈现出什么样的效果?人群也渐渐有点扎堆的现象。

随着人流。林瑶月也会在每个摊点前停留一会,猜一猜,蓝羲臣就这么陪着她,看着林瑶月有些兴致冲冲,心中却有点遗憾,说道:“明年,我想让你看到最美得花灯会。”

林瑶月转过头看着他说到:“我现在就觉得很好呀,太完美没有期待就没有什么意思了。”

蓝羲臣说道:“若是能看到最美的风景,当然是要把握住。”林瑶月举起自己被牵着的手,说道:“我们都遇到自己心中最美的风景了,也都有紧紧把握住了。”

蓝羲臣惊喜地看着林瑶月,好奇她的风轻云淡,想起虞宏盛上次走之后的这几日,自己原本会看到林瑶月害怕惊惧,连叔父都要自己这几日好好照顾得林瑶月,却不曾想林瑶月像没事一般,照样谈笑风生。

蓝羲臣看着林瑶月说道:“明晚给你施法命魂归位,你不害怕?”

林瑶月说道:“可能是不知者无畏,我真没有概念,只是好奇,说不上害怕。而且,我特别相信你,相信蓝二公子和魏大哥的能力,不说完全无痛苦,但一定应该是性命无忧的,对吗?”

蓝羲臣点点头,这也是自己一直在提醒自己的。抬起头突然远远看到魏无羡和蓝忘机正在前方。顿时更有底气。他一向最信任的两人时刻陪在左右。

《陈情令》番外90提前游花灯会,忘羡遇傀儡,蓝忘机惊现异常

林瑶月随着蓝羲臣的眼神望去,也看到了蓝忘记和魏无羡两两相望,深情又专注,不禁说道:“他们感情真好,一往情深。”

蓝羲臣说道:“是啊,忘机和阿羡也是历尽千帆才换得如今美满和幸福。”林瑶月有些好奇地说道:“有空可以给我说说他们的故事?”

蓝羲臣想了一下说道:“故事太长,只能说,他们相识于少年最美好的年华,都是惊艳对方才华高觉为人坦荡,随着江湖动荡,阴差阳错蹉跎分离十六年,才终于圆满,瑶月,我不想我们的故事也这么虐心又漫长。”

林瑶月看着蓝羲臣突然笑了,然后转过身看着花灯,蓝羲臣有些莫名其妙,自己应该没有说错呀,扳过林瑶月的身子,看着林瑶月的眼睛,问道:“笑什么?”

林瑶月柔声说道:“年前开始,当我莫名对你上心,动情,我也在想,冥冥之中,老天是有安排的吧,但是我并不知道是怎么安排,可现实是我莫名其妙就遇到你,正好能医治你,还能走进你得心,我有预感,我们一定能幸福美好,如若不能,上天对你就太残忍了,真的,蓝羲臣,所以有时候,我都不敢要求你对我过分喜爱。”

蓝羲臣说道:“对你何其不是残忍?”

林瑶月说道:“我一向情浅意淡,可能是命魂不在的原因,我的记忆一向不特别深厚,例如金婆婆,伴着我一起长大,对我有养育之恩,我应该特别感谢她,可我却从来没有过多悲伤和怀念,所以,蓝羲臣,我真的是一个很冷的人。我怕负了你,我怕会让你伤心。”

说完,不由双手蒙着脸面,有些伤感,蓝羲臣拿开林瑶月挡住面部的双手,用自己的眼睛看进林瑶月的瞳孔中,说道:“傻瓜,只要你心中有我,又怎么会 负了我?”

林瑶月看着蓝羲臣带笑的眼眸,浅浅的温柔直击自己内心,不禁上前双手环住蓝羲臣腰身,用脸贴着蓝羲臣的胸口,静静的听着蓝羲臣心跳,蓝羲臣抬起双手,正准备抱住林瑶月却听到几声娇娇的咳嗽,林瑶月赶忙站好,蓝羲臣也不阻拦,只是捏住林瑶月手腕,人太多,她又不会灵力,怕有闪失。

只见虞烟云看着他俩,略有些尴尬,轻轻说道:“蓝大哥,刚才大澄子他好像看到一些鬼祟在街口处的暗河边晃荡,怕伤到人,追过去了,我看到魏无羡,已经告诉他们了,蓝二哥让我转告你们,说让你们赶紧先回云深不知处。”

蓝羲臣一想,就知道了蓝忘机的想法,让自己带林瑶月回去是怕节外生枝,几个鬼祟他们几人完全能解决,点点头对虞烟云说道:“多谢,你和我们一起先回去吧!”

虞烟云摇摇头说道:“不了,我就在人多的位置等着,与大澄子汇合了再一起回去。蓝羲臣以为虞烟云担心江澄,点点头,向人群外走去。毕竟人群拥挤,无法施法御剑。”

镇上的街尾正连着山口,刚走到街头尽头,一阵阴风袭来,林瑶月不禁打个寒颤,一直牵着她的蓝羲臣自然也感受到。问道:“瑶月,可有不妥。”

林瑶月摇摇头说道:“还好,我们赶紧回去吧?”

蓝羲臣说道:“嗯!”,说完只见朔月已经被唤出飞在空中,等着主人。蓝羲臣带着林瑶月飞身上剑,蓝羲臣准备调转方向回云深不知处,林瑶月却拉着他的衣袖说道:“蓝羲臣,你看?”

只见距离数丈的地面,一群傀儡,正有山口向彩衣镇街道上涌去,已经隐约听到无辜百姓的惊叫声,蓝羲臣看着这一幕,又看看林瑶月。

林瑶月也是一脸怜悯,说道:“救救他们。”蓝羲臣拿出裂冰闭上眼睛,聚集灵力,开始吹起来,只见傀儡们捂住耳朵,痛苦的在地上打滚,功力浅薄的,已经开始肢体解散,入地化土,无身无形,功力好点的傀儡,在痛苦中,慢慢向山中后退。但似乎想借机再上前,并没有完全逃匿。蓝羲臣一曲终了,才惊觉腿边似乎有重物拉扯。

只见林瑶月也一手捂着耳朵,痛苦难抑,蹲在剑身上,怕自己掉下去 ,一只手紧紧拉着蓝羲臣的衫摆。

《陈情令》番外90提前游花灯会,忘羡遇傀儡,蓝忘机惊现异常

“瑶月?”放下裂冰,林瑶月好半天才勉强感觉脑袋被撕裂拉扯感要好很多,她抬起头苦兮兮地看着蓝羲臣说道:“蓝羲臣,你吹的是什么音乐,真的太难听了,我都受不了了。”

蓝羲臣不由被逗笑,可一瞬间,脸色又凝重得吓人。林瑶月听除魔音为什么会和鬼祟傀儡一样这么痛苦,双手慢慢扶起林瑶月,站在自己身边,看着地面又重新聚集而来的傀儡,只得用斗篷将林瑶月的头包裹住,一只手搂着林瑶月,一只手拿着裂冰,刚准备再次吹除魔咒,却听到一声声尖锐笛音传来,一听就知道是魏无羡,蓝羲臣舒了一口气,可再看林瑶月,痛苦之色比刚才更甚。不由使用灵力,罩住林瑶月人,让她听不到笛音。

蓝忘机也抱着忘机琴,和江澄以及虞烟云赶过来。看了瑶月一眼说道:“兄长,带着瑶月回去!”

蓝羲臣点点头说道:“交给你们了!”

(未完待续)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 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 fsjilidatousu@homevips.uu.me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s://www.fsjilida.com/104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