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岚枫制造业贷款占比是银行投放能力和品位的集中体现

中新经纬9月19日电(王蕾)南方基金基金经理、权益研究部周期组组长金岚枫近日在《经纬慧谈》节目中表示,制造业贷款占比是银行信贷投放能力的集中体现。上半年在政策推动下,银行信贷投放总量有所提升,但贷款结构更值得关注,制造业贷款占比是未来银行把握新增长点和精细化运营的重点领域。据金岚枫日常工作中的简单统计,银行贷款投向中,大

中新经纬9月19日电 (王蕾)南方基金基金经理、权益研究部周期组组长金岚枫近日在《经纬慧谈》节目中表示,制造业贷款占比是银行信贷投放能力的集中体现。上半年在政策推动下,银行信贷投放总量有所提升,但贷款结构更值得关注,制造业贷款占比是未来银行把握新增长点和精细化运营的重点领域。

金岚枫日常工作中的简单统计,银行贷款投向中,大约六成依然在地产、平台,二成在制造业、批零等。

“其中,制造业贷款占比是我分析和筛选银行时重点看的一个指标。”金岚枫说,“这个类型的贷款占比其实很小,最优秀的银行制造业贷款占比也就在15%左右,10%以上的银行已经很优秀了,能够充分反映银行的投放能力;当然,也要结合其资产质量来看,也就是不能只会投出去,要防止收不回来产生坏账。进一步的,若以银行的总资产作为基数,其占总资产6%~7%,出了坏账对总盘子影响也不大。但这就像一个人一样,有时候某些细节是你水平、能力,你的品位的集中体现。”

金岚枫认为,平台、地产、国企等以往收益较稳定,且多有政府信用背书,中小型制造业企业的贷款,尤其是信用贷款则考验银行风控水平。今年上半年制造业信贷投放高速增长,但不能只看当期投放数据,还得看未来的坏账水平。因为制造业贷款和房地产、平台类贷款面临的风险不同,需要更为精细化的贷款管理水平。有些银行在最近几年环境下更多为满足监管要求而增加对制造业的投放,其自身的风险偏好和风控能力可能还没有完全准备好。

新冠肺炎疫情以来,为推动稳经济,政策层不断引导金融机构加大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力度,确保新增融资重点流向制造业、中小微企业。2022年上半年制造业贷款增加3.3万亿元,同比多增1.6万亿元,其中高技术制造业同比增长28.9%。

值得注意的是,9月13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对制造业、服务业、社会服务领域和中小微企业、个体工商户等在第四季度更新改造设备,支持全国性商业银行以不高于3.2%的利率积极投放中长期贷款。人民银行按贷款本金的100%对商业银行予以专项再贷款支持。专项再贷款额度2000亿元以上,尽量满足实际需求,期限1年、可展期两次。同时落实已定政策,中央财政为贷款主体贴息2.5%,今年第四季度内更新改造设备的贷款主体实际贷款成本不高于0.7%。

“从略长期看,服务制造业、中小微等实体经济能力强的银行经营业绩会脱颖而出,股价也会有较好表现。”金岚枫说,一般而言,从历史来看,银行指数通常略微领先于PPI等指标一个季度左右,因此对宏观经济的预期对银行股影响较为基础。

银行落实稳增长须寻找并满足真正需求

金岚枫表示,银行作为供给部门,信贷投放落实稳经济的首要前提是满足需求。因此其核心工作是找到有需求的部门提供金融供给,同时也要努力挖掘和创造需求。

“目前来看,需求首先表现在新兴产业部门。关键在于银行敢不敢投?看不看得懂?理不理解这个产业?”金岚枫说,而服务传统产业,金融则要下沉到更多中小企业,改变以往以抵押为主的贷款模式,创新贷款产品,如仓单、库存、专利质押、综合融资服务等。

“创新贷款产品,本质上是通过拓展自身服务能力扩展来抵质押物范围,银行的信用扩张的基础才会扩展。”金岚枫说,对于个人贷款而言,通过消费贷和信用卡等业务服务更多人群,促进消费。“以前经济繁荣的时候银行要去做小镇青年的消费信贷,现在为什么不做了?城里的一些自雇佣者和灵活用工人员其实有不错的现金流,为什么不敢给他们贷款?”

“而最大头则在于,妥善解决政府债务风险,创新城投的投融资方式,或者以债务重组、兼并收购等方式保证银行以前资产主要布局领域的持续付息。”金岚枫说,净息差收窄仍然是大势所趋,上半年银行大量投放后,未来须关注很多低利率、长期限贷款对银行资产负债摆布带来制约。

他分析,总体而言,上半年,大行贷款投放较多,客户基础较好是重要的基础因素;但整体而言,当前经济环境下,整个银行业的零售投放较弱;有些贷款增速较高的银行中,有些是水平高能力强,有些则是因为地区经济较好、和自身能力关系不大。

“大家要分清楚,你买的到底是阿尔法还是贝塔。”金岚枫说,“行业是时候反思一下,到底什么才是真正的银行发展方向和业务方向。”

服务新经济将成为银行重要收益来源

金岚枫表示,银行以往信贷投向在地产、平台等“无风险收益率”较高的项目中占比较高,地产信托出现风险之后,银行收益率下行也是必然趋势。但是当前,收益率较高的新能源、高端制造、生物医药等新兴行业,银行却因传统投放偏好、风控标准、自身能力等未能较好搭上其发展的“快车”。

“从目前经济结构来看,一些优质企业,其实银行辛辛苦苦地陪跑了多年,把它从一个小企业支持成为一个中型企业,有些成为大型企业,甚至上市的。但其间银行赚取的利息性收入却是很少。不如股权性投资,在资本市场上可能一把就能赚到很多钱。”金岚枫说,“银行有没有办法参与这种新模式、新时代、新企业、新业态的融资,比如充分利用旗下的理财子、公募基金等参与到优秀企业的权益类融资业务中,我觉得是未来拉升银行收益的关键。”

金岚枫认为,目前来看,并没有看到有银行已形成全面的系统化体系化参与新经济的能力,仅有一些好的尝试,但服务新经济能力的提升将成为重要收益来源。

房地产按揭贷款的不良对银行资产质量影响不大

经济下行压力下,去年以来城投、地产的下滑导致银行未来依然面临经营压力,金岚枫表示,房地产市场的风险是上半年银行资产质量变化的最大拖累项,在相关支持政策力度加大背景下,8月份地产销售数据已经明显有所恢复,但不良还将有个逐步释放的过程。总体而言,房地产按揭领域的不良对银行整体资产质量影响不大。不过房地产市场整体企稳还须时间。

7月份以来各地暴露出的停贷现象,金岚枫预测,随着政府保交楼政策落地,预计烂尾楼项目涉及的贷款规模大口径统计为2000~5000亿元,小口径统计为2000~3000亿元,若按照3000亿元规模、50%涉及按揭计算,则按揭贷款为1500亿元,最终成为不良的比例更少,这和四十万亿规模左右的房地产按揭总量相比较,影响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如果本身也就两三千亿元的问题,政府推出一个两三千亿元的纾困计划或者救助基金,就能够解决相当一部分问题,因此,按揭是这里面最不需要操心的事情。”金岚枫说。

发力“大财富管理”须注重底层资产构建

上半年,商业银行中间收入增速出现分化,为抵补净息差收窄,多家银行表示下半年将大财富管理业务作为战略重点,提升中间收入贡献。

金岚枫认为,从国际大银行中间收入来看,财富管理收入利润占比10%~15%,这或许是一个极限。因此相较于提升占比,更重要的是思考打造做好财富管理业务的核心竞争力。

他提出三个问题。

第一,财富管理的底层逻辑是什么?若只是代销基金,客户可以慢慢地直接对接基金公司,银行容易被去通道化。第二,中间收入业务如何做好市场风险防范?如果资本市场大幅波动,投资者基于对银行的信任而通过银行渠道购买的基金等产品出现亏损,那中收不但只是可怜的辛苦费,还得天天挨客户骂,今年很多地方已经出现了这样的情况。第三,中收的真正来源是什么?还是须来自于银行资产负债底层逻辑。

“如果这些没有做好,资产也不在银行手里,全面服务客户的能力也没有,那这样的中收会很脆弱。”金岚枫说,“因此,不能靠中收占比和高低来评判银行商业模式优劣。各家银行选择的策略有很大不同。”

他认为,大型银行的网点和渠道优势为代理结算等业务提供了强势渠道,但是卖什么产品则大有不同。比如,代销基金的费率大约为保险销售的1/7~1/10,但代销难度方面,销售保险明显难度更大,对客户经理各方面专业素质要求更高。有些银行靠卖保险赚了很多钱,但是有些投资者谈及财富管理或中收只看基金代销,容易以偏概全。

“因此中收占比不是那么重要,是不是到了拐点也不重要,核心是银行中收的本质来源是什么?背后隐藏的风险有哪些?银行应对能力是什么?”金岚枫说。

金岚枫以理财业务举例,认为当前各家银行理财业务较为趋同,但权益投资方面水平差异较大。个别银行上半年在大类资产配置方面,全局性资产配置机会把握较好,因此理财类相关收入在行业内排名最高。

“还须分析的是,权益投资方面,有的银行走得快,有的银行走得较慢。走得快的今年上半年受到市场波动较大影响,比较难受。相反之前什么都没做的银行反而表现较好,但这种表现该不该得到表扬?我是否定的。”金岚枫说,银行业都须进一步明确其业务底层资产,并在择时问题上作出抉择和努力。

“银行这种牌照业务,最核心就是人。银行水平能力素质的提升关键在于怎么样把人的积极性发挥起来。靠什么?靠环境、靠文化、靠政策、靠激励。”金岚枫说。(中新经纬APP)

本文由中新经纬研究院原创,中新经纬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责任编辑:孙庆阳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 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 fsjilidatousu@homevips.uu.me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s://www.fsjilida.com/110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