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去的好友

清晨起来,我坐在床边怔怔的发呆。脑子还停留在刚才的睡梦中,那清晰的梦景还在脑海里闪现,勤的音容笑貌又浮现在眼前。我清晰的记得,勤离开这个人世已经一年零八个月了,难道他在天国里又想念起我这个好友,所以才托梦给我吗?梦中的他依然青春洋溢,大大的眼睛,嘴角浮现着微笑,他来到我身边,问我最近到哪儿去了?我诧异的想,不

逝去的好友

清晨起来,我坐在床边怔怔的发呆。脑子还停留在刚才的睡梦中,那清晰的梦景还在脑海里闪现,勤的音容笑貌又浮现在眼前。我清晰的记得,勤离开这个人世已经一年零八个月了,难道他在天国里又想念起我这个好友,所以才托梦给我吗?梦中的他依然青春洋溢,大大的眼睛,嘴角浮现着微笑,他来到我身边,问我最近到哪儿去了?我诧异的想,不是勤已经去世了么?但心中没有半点惊骇,仍然像我们当年一样,与他谈笑风声,议论着当年我们有兴趣的话题。……

是清晨窗外汽车嘈杂的噪音把我从睡梦中惊醒,我有些恼怒和沮丧。假如真的如梦中一样,勤仍然健康的活在世上,该是多么欣慰的事情啊。但是,世间没有假如,勤是永远的离我远去了,我与他只能在睡梦中相见,往昔的交往也只能留在遥远的记忆里。

逝去的好友

1970年,动乱了几年后中学开始回复上课,我也拿到了初中入学通知书,被分配在七零一连四排。从小学升到中学,自己感到好像忽然长大了很多。周围一切都是新鲜的,花草、藤木覆盖的校园,苏式带前廊的校舍,新的老师,新的同学。眼光偷偷注视一下周围的女同学,发现班里有不少脸蛋漂亮、扎着两条小辫子的美女,她们也不时的向男生这边瞟一眼,回头又靠在一起“嘻嘻哈哈”笑起来,搞得男生有些莫名奇妙。

男同学们则显得文质彬彬,大家聚在一起互相询问,彼此了解些情况。一位高个子带灰色帽子的同学说话声引起了我的注意,他的发音带有明显的当地阳谷人的咬舌声,把“水”发音成“fei”,把“说”发音成“fuo”,“四”“十”不分。因为我的老家也是阳谷农村,只不过跟父母出来的早,童年又在南部山区的肥城度过,所以,阳谷口音不是太重。但父母和家乡来的亲戚阳谷口音,我还是听到很多的。所以,这位同学一讲话,我马上断定他是阳谷人。

我注意到他不但身材很高,脸也显得消瘦,只是一双大眼睛炯炯有神,嘴角细挑着给人和善微笑的感觉。

“你是阳谷来的?”我问他。

“是”,他笑着回答我:“你怎么知道我是阳谷人?”他反问道。

我把原因告诉他,他笑起来。因为是老乡,两人彼此先有了好感,从此,我与勤就熟悉起来了。

课后,我们俩慢慢交谈,知道他是从阳谷投奔他大哥这里来的。大哥比他年长二十多岁,是本校的数学老师,为了让他这个家中最小的弟弟受到好的教育,就把勤从乡下转到地区中学来。我与勤再交流,又有了进一步的发现。勤的阳谷老家十五里园公社皇姑冢村,竟是我的姥姥家。回到家里,我把这个信息告诉了母亲,母亲很是惊喜。又听说勤和我母亲一个姓,那肯定就是同村一个街上的了。母亲一定要我把勤带到家里来,说不定还能续上亲戚呢。

我把母亲的话告诉了勤,他也很高兴。这么老远的能遇到同村的老乡,也是不易。他跟我一起来到我家,母亲看到他,高兴的问长问短,虽然不是直接的亲戚,但能见到同村同街上的娘家人,母亲也很高兴了。

于是留下勤在我家吃饭,那时家里生活还有些拮据,招待人也就是炒个鸡蛋等家常菜,勤开始还有些拘谨,母亲一直劝他不要客气,多吃些饭菜。

父亲也坐过来,用阳谷话和勤交谈。父亲问勤:“你们村上张街有个叫张培修的你认识不认识?”

勤说:“那是我大哥,运动中他的名字不能用,现在改名字叫张卫东了。”

父亲惊喜地说:“你就是陪修的弟弟啊,我和你大哥也是初小的同学,他现在在哪里啊?”

“他早些年调到这里的中学来了,当老师教课,我就是到大哥这里来上学的。”勤告诉我父亲。

这真是意想不到的惊喜,父亲竟然与勤的大哥是早年的同学。勤也感到又兴奋又意外。父亲再三嘱咐他回去告诉他大哥,一定让他来家见个面。

打那以后,我与勤的关系更近了一步,两位大人工作忙见面的机会少,我和勤可是经常在一起,每个学期,都邀请他到家里来,次数多了他也不再拘谨,母亲还让他给姥姥家的亲戚捎带些东西,彼此更熟悉亲近起来。

逝去的好友

刚开始,班里有些同学看不起乡下来的勤,觉得他土气,没见过什么世面。但勤人很聪明,学习用功,写得一手好钢笔字,不像我写的字歪歪扭扭站不成个。他也乐于助人,别人问他个难题他从不嫌烦,认认真真的给人家讲,至到对方听明白为止。班里的公共活动从来都干在前面,打扫卫生不怕脏、不怕累,老师经常表扬他,慢慢的就赢得了同学们的好感。到了第二学期选班干部的时候,勤就成了班里的骨干。我由于和他的老乡关系,再加上能帮助他给班里出黑板报,所以也混上了班委,他也把我当成最亲近的支持者。

初中一年级,到了入团的年龄,不少同学都积极要求进步,写了入团申请书。在政治挂帅年代,如果能加入团组织,不仅是自己的光荣,也是家庭的光荣。但是,第一批入团,每班给的名额很少,班主任是优中选优,掂量了再掂量。团员报上去批下来,我们班一共三名同学,我和勤还有另外一名女同学榜上有名。

我兴奋之余,心里清楚这里面除了自己努力外,肯定有勤的推荐和帮助,而他也应该有学校老师子弟的背景在起作用。不管怎样,我成为了一名光荣的共青团员,父亲听到高兴了好一阵子。班级成立团小组,勤任组长,我们三人也成为了同学们羡慕的对象。

但是,同学之间争胜好强,勤在班里也有对立面。班长于德海就对他很不服气,认为勤是老师的子弟,班主任有偏向,让他入了团又当上了团小组长。所以团小组和班委会共同商量工作时,于德海处处刁难勤,两人经常因为意见不合而发生争吵,有时还要班主任协调才能统一。

于德海是本地运河船厂的子弟,班上有好几位同学都是他们一个街道的,听说他们放学回家后还跟同一个师傅练摔跤武功。几个人一起上学、放学,很团结,在班里也很有些势力。其中就有人给于德海出主意,要找人教训教训勤,让他这个外来的土包子知道当地人的厉害。

大概是一个星期一的早上,我刚走到校办公楼前,就听到勤在远处喊我,我赶紧跑过去,看到勤站在树丛边,着实把我吓了一大跳:帽檐下他的左眼乌青,脸上还有些浮肿。

“你这是怎么了?”我惊讶的问。

他说:“你看到了,千万别告诉班里任何人,我已经报告给老师和学校了,他们正在调查。这几天你有事就到宿舍来找我。”勤告诉我,星期天晚上他在校外散步,突然从背后来了几个人,把他推到,一阵拳打脚踢,然后扬长而去。黑暗中,他也看不清是什么人。

我听了,心里很为勤感到担心和气愤。我立刻警觉到这应该是于德海找人背后干的,但是找不到证据也不好认定啊。

几天以后,勤伤好些就来上课了,他不动声色,别人问他,他只说自己骑车子不小心摔了一跤。对于德海的态度我也没有看出有多大变化。时间长了,大家好像慢慢淡忘了这件事,只是我心里犯嘀咕,勤真的忍下去这口气,让于德海的这种歪风邪气得逞么?

这个学期快结束了,突然有一天,班主任老师召开班级会,学校的教导主任也来了,大家都神色严肃。班主任宣布对于德海的处理决定:鉴于于德海指使他人寻衅报复,打架斗殴,致使同学受到伤害,本应开除学籍,交公安部门处理。由于本人认识到错误的严重性,写出深刻检讨,并向受害人赔礼道歉和支付医疗费,学校决定暂时保留学籍,撤销班长职务,通报批评,以观后效。

全班同学都感到愕然,于德海痛哭流涕当众做了检查,并向勤赔礼道歉。下学期开学,他就转到别的班去了。

后来我才从勤那里得知,为了搞清楚自己被打情况。勤主动接触与于德海在一起的一位积极要求进步的同学,给他讲明利害。这位同学就把于德海找人报复勤的情况写成了书面材料,勤把它交给了班主任老师。学校对此很重视,专门成立了以教务主任为首的打击歪风邪气的领导小组,深入调查,在大量事实面前,于德海不得不承认是自己指使的。学校明确告诉他,如果致人伤残,应该交给公安机关立案处理。于德海吓得不轻,不但写了检查,还把父母叫到学校来,带来礼品给伤者赔礼道歉,支付医药费,表示痛改前非。

学校也以此作为案例,在各年级大张旗鼓的宣传,打击校内外的歪风邪气,使学校的风气大为改观。

通过这件事,我看到了勤处理问题的冷静和心机,也更佩服他的聪明才智。勤在班里的威信也随之提高,形成了以勤为首的骨干力量,各项工作推动起来就顺畅多了。

逝去的好友

班级团小组成立了,除了贯彻落实上级团组织的各项日常活动外,最大的一项任务就是培养对象,发展新团员。当时,政治气氛很浓,大部分同学都积极要求进步,争取第二批加入共青团。我和勤还有另一位女团员,每天放学后都留下来,由勤主持开会,分析同学中积极要求进步的人员情况,讨论重点发展对象,分头做工作了解情况,忙的不亦乐乎。

分配给我的重点培养对象是三男两女,对男同学放学后留下谈话好说,问一下对方对入团的认识,团的基本知识,对入团的态度以及家庭大致情况等等。对和女同学单独谈话,就让人感到有些头痛。那时学校的风气还是男生、女生不单独来往,很有些孔夫子“男女授受不亲”的味道。但为了工作,又是团小组的工作任务,硬着头皮也要喊女同学留下来谈话了解情况。有时就有好事的男同学在教室的窗外来回走动,这更搅得让人心神不安。被谈话的女同学开始也有些矜持和紧张,慢慢的谈到正题,还要做些记录,彼此气氛就放松些。

正当自己感到工作比较顺利时候,偏偏出了问题。这天下午与另外一位女同学谈完话,做好记录,心想明天团小组会上就可汇报了。第二天早上到教室,看到黑板上画着一幅男女坐在一起手拉手的漫画,旁边写着:工作、恋爱两不误。同学们都围着漫画嘻嘻哈哈的看。我一看,这不是含沙射影的说我吗?心里的怒火腾的一下子就起来了,三步并作两步就要冲上去,拿黑板擦把它擦掉,还要大声追问:这是哪个缺德的干的?

勤这时也走进了教室,他看到了我的反映,立刻拉住我让我坐下。对大家说:“请同学们不要围观,回到座位做好。”然后神色轻松的问:“这是谁的杰作啊?”

没有人回答,勤接着说:“团组织派人给入团积极分子谈话,这是组织发展的必要程序。由于目前我们团员人手少,所以男、女同学单独谈话是不可避免的。再说了,我们新时代的青年,难道还有旧的封建主义思想作怪吗?”

“如果大家对我们工作有想法,可以正当的提出来,但不能采取这种冷嘲热讽的方式,这让团员骨干今后怎么能开展工作呢?”勤严肃的看看大家,说:“我相信画漫画的同学也不是出于恶意,如果他有勇气站出来,承认自己错误,我们也会原谅他。”说完,勤停下来,再次用眼光扫视在座的每一位同学。教室里一片寂静,大家都知道上学期处理过于德海的事情。如果勤认真起来,画漫画的人也会是同样的结果。

漫长的几分钟过去,从教室的后排传来声音:“漫画是我画的,我向大家赔礼道歉。”循着声音,我就知道是候光明干的,他对我入团一直耿耿于怀,好几次对其他同学说:“王XX怎么入的团,还不是和勤是老乡关系。”这次他自己主动承认了错误,也让同学们看清了他的面目。

勤理智地帮我化解了危机,如果像我那样不论青红皂白,乱吼一通,不但找不出当事人,还丢了自己的威信,我打心眼里感谢他。

逝去的好友

学校放了暑假,在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年代,人们的眼里到处都是敌情。为了防止阶级敌人趁机捣乱破坏,学校成立了以班级团员骨干为首的护校队,每天晚上轮流治安巡逻

这天晚上轮到我们班治安巡逻,我和另外一名女团员玲很早就来到学校,不一会儿,勤也来到了教室,给我们每人发一个巡逻的红袖标带上。天刚刚黑下来,我们三人沿着预定的巡逻路线走一遍,教学区、图书馆、宿舍区、大操场,认真的查看各个角落,轻松时勤还不住地讲几句笑话。虽然感到天气很闷热,还有蚊子、小咬,但有位女同学在身边陪伴,她也不时的插几句话,“咯咯”的笑几声,大家都感到比较轻松,一个多小时就巡查了一遍。

回到教室稍作休息,窗外就打起了闪电,雷声也“隆隆”的响起来,看来今晚要有大雨。按计划上半夜要巡逻两次,如果老天下起雨来,下次巡逻怎么办?我们都有些担心。

果不其然,随着天色加黑,窗外的闪电一道接着一道划破夜空,照得屋里一片惨白。雷声更大也更响亮,震得窗户玻璃“喳喳”发响,大雨也接踵而来。等了好一会儿,雷雨没有要停的意思,再等下去天色更晚了,已错过第二次应该巡逻的时间。望着教室外的电闪雷鸣,大雨入注,我和玲面面相觑,转而询问勤,是不是这次巡逻就不要去了?

勤眉头紧皱起来,望望外面的天气,然后问我们:“要是战争年代,遇到这种天气是不是就不要出去作战了?”我们为他的勇气所鼓舞,异口同声的说:“不能。”

“那好,我们把雨衣穿上,挽起裤腿,我走前面,玲在中间,你跟后,再难也要把巡逻的任务完成,越是这种天气,越是容易发生阶级敌人破坏,我们更要提高警惕。”勤说完,穿好雨衣,推开门走进风雨里。我俩受他情绪的感染,也穿好雨衣,跟着他走到外面风雨中。

三个人深一脚浅一脚,顶着风雨在泥水里摸索着上次巡逻记忆的路线往前走。过了教学区,前面是一片苹果园,苹果园后面就是学校的图书馆。雨打在苹果树上,“沙沙”作响,晚上听着像有人在黑暗中活动一样。我不由得打个寒颤。前面走的玲大概也是害怕,打声招呼勤走慢点。一道闪电划过,照得大地一片雪亮,接着是一声炸雷。图书馆黑黝黝的房子似乎像一头巨大的猛兽,想起去年在里面吊死的图书管理员顾老师,我不经毛骨悚然,头发稍都立起来。玲大概和我一样,想必心里也吓得不轻,我隐约看到她贴近了勤,两人紧拉着手跌跌撞撞往前走。

那真是个革命狂热的年代,我们受这种狂热的革命情绪熏陶,做出无知无畏的大胆举动来。试想如果在苹果树林中受到雷电的袭击,几个人小命就没了,后来想想都感到可怕。

巡逻完回到教室,几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像落汤鸡一样。玲的头发还在滴水,湿透的衣服紧裹着身体,显出少女凹凸有致的身材来,我和勤看的都有些发懵。少男少女情窦初开,感觉男女彼此有这么强的吸引力,玲也觉得不好意思起来。不过,大家都很开心,我们用无畏的革命意志,战胜了困难,圆满地完成了巡逻任务。

逝去的好友

勤在学校里住校,为了省下每学期的住宿费,他要求住进了大礼堂舞台旁的小库房。一方面仓库有人住可以防止东西丢失,另一方面他也省了住宿费。我下午放学后,如果没有别的安排,就随他一起到他的住处玩。

库房虽小,但堆放的东西很多,有录放扩音设备、演出的乐器和服装等等。勤把它们整理出来,放到货架上。然后用货架一分为二,里面隔出空间来放上一张高低床,上铺放自己的杂物,下铺用来住人。一张课桌,一把椅子用来学习。床上铺的是粗布被单和被子,空间虽小但整理的很干净利索。

勤在这里有时给我推荐他看过的书,像《彝族之鹰》、《红河谷》、《幸福的港湾》等,都是当时很难借到的,并嘱咐我不要传给别人以免引起麻烦,大概他是通过别的老师借到的。我从这些书本里,了解到另外的世界,除了眼前整天搞大批判,还有更加火热和激动的生活在召唤,大大开拓了我的视野。

我来勤这里,对我还有更有趣的事情,就是他这里有好多音响电器可以让我操作和使用。那时,我很醉心于无线电技术,业余时间完全用于安装无线电收音机。只是家中没有条件,没有钱来买更多的元器件,只能组装些初级的单管收音机玩玩而已。勤这里收录音及扩音设备齐全,我来了就能鼓捣一阵子,过把电子操作的瘾。电唱机放上唱片就能播出动人的音乐,着实让我着迷了一阵子,幻想哪一天自己也能有一台电唱机;老式的录音机像个电影放映机,放上一盘录音带,刚才录上的声音就出来了;短波收音机加个天线,电台多的听不过来。

勤看着我有兴趣的鼓捣这些电器,感到我很有本事,并一再叮咛我千万不要把公家把这些东西弄坏了,否则他不好交代。他还告诉我,老家的父母年事已高,但仍下地劳动,每次回到家里,看到父母过度操劳的情景和满头的白发,就感到钻心一样的痛。他最大的心愿就是将来能在城里安排工作,让父母在有生之年享他几天福。说到这些,勤的声音有些哽咽,我也体会到他的一片孝心。

我们有时在一起也搞些恶作剧。一次勤心血来潮,从演出服里找来一套女装,大红的中式罩衫,绿色的长裤。他把这套女装穿上,胸脯塞进条毛巾,又找出个长辫子的头套戴上,在我眼前出现一位身材欣长、胸脯高挺,活脱脱的大眼睛长睫毛的漂亮姑娘。我惊呼说他这一打扮可真是太像女人了,勤得意的学着李铁梅的腔调也来上一两句,可一出声就大煞风景了,两人笑的前仰后合。

两年的初中生活在不知不觉中过去了,我不打算再上高中,准备回家干零工等待社会招工参加工作,这样可以减少家庭的负担。勤因为没有出路,大哥让他继续再上高中,我们知道就此要分别了。

勤把我叫到他的住处,郑重地递给我一个塑封的笔记本。我打开一看,在扉页上,勤用隽秀的钢笔字写着留言:

鲁聊学习整两年,

兄弟之情紧相连。

光明磊落交朋友,

誓为人类做贡献。

寥寥数语,表达了勤与我之间的感情。我把笔记本收好,眼泪也夺眶而出。初中两年,勤像一位哥哥一样呵护着我,使我不仅追求上进,思想进步,也学到了很多做人的道理,我为遇到勤这样一位同学同乡感到幸运,也期盼今后能与他再次相会。

逝去的好友

事与愿违,自从离开学校后,我与勤的联系日渐减少。在我打零工等待招工期间,也去学校找过他几次,他也来到过我家。但每次都匆匆忙忙,他显得更加客气,怎么留他也不再我家吃饭,怕给我们添麻烦。后来,我响应号召知识青年下乡锻炼,他也高中毕业回到了阳谷农村,彼此联系也就更少了。

待到回复高考制度,大家都返城到学校复习考试,我见到勤的大哥张老师,向他问勤的情况,他告诉我说,勤在阳谷也在复习,准备参加高考。我听了,很是高兴,凭他当年学习的成绩,参加高考一定会榜上有名。这样,他也就能实现到城里就业的愿望了。

高考录取成绩下来,我被石油学院录取,这与当时心目中报考的高校相差甚远,学校地址又在偏僻的黄河入海口盐碱滩地,心中甚是闷闷不乐。等到上了高校,第一个假期回来,才从同学那里打听到,勤考的也不理想,最后一批被聊城师范学校录取了。不管怎样,他总算从农村走了出来,端上了公家的铁饭碗。

时光匆匆,岁月不待。大学毕业后那些年,忙工作,忙家庭,忙调动。待到稍有安定,十几年过去,已是人到中年。这时才想起往日久不联系的同学好友,我也打听到了勤的消息,他毕业后工作分配又回到了阳谷,当时已是阳谷计生委的一位负责人。

心中安耐不住对往日情谊的思念,很想与勤见见面,再叙一下友情。于是,通过另外一名同学,电话与勤取得了联系。勤接了电话,很是高兴,邀请我们到阳谷与他会面。

阔别二十多年后与勤再次相见,彼此打量岁月沧桑留给对方的痕迹,再不是当年风华正茂的小伙,而是眼角爬上皱纹、神色更加沉稳的中年人。勤热情的招待我们,谈起当年的初中学生生活、熟悉的老师和同学,那些细节依然记忆清晰。大家很高兴,彼此喝了不少的酒,宴罢感到意犹未尽,勤又邀请我们去卡拉OK厅,趁着酒兴高歌一把,直到很晚才回去休息。

至此,算是和勤联系上了。由于我的工作地点多次调到,回到家乡来的机会不多,但断断续续也一直和勤能见上几次面,大家在一起热闹一番。

待到快要退休了,时间比较宽裕,初中同学又要组织聚会,勤每次必是主要的发起人和组织者,大家也乐意听他安排。虽然到了这把年纪,但当年的同学坐在一起,仍然像回到青少年一样,勤也热情依旧,仿佛找回了当年作为班级领导的感觉。

后来,他陆续发来与夫人在海南度假的照片,我还为他想得开、及时享受生活感到羡慕和欣慰。谁知那时他已检查出患有肺癌晚期,只是他一直保密,没有告诉任何人。我们也一直蒙在鼓里,他从海南回来同学相聚,依然谈笑风生,谁也没有发现他有什么异常。

前年,他再次去了海南,还拜访了我们同班在海南的同学,他们两家一起游览、吃住,还发邀请让我们有条件的同学也过去团聚,陆续发来些照片和录像,其乐融融。当时我也真动了心,要不是有特殊情况离不开,说不定真的去趟海南了。

等他这次从海南回来与大家团聚,我隐约发现他有些消瘦,神态有时也有些发呆,但看他有神的眼睛和待客的热情,以为只是旅途疲劳所致,也并没有放在心上。

几个月过后,我正在外地办事,晚上就接到了同学的电话,说是勤下午在医院去世了!我不相信他报来的信息,几个月前不是他还好好的吗?同学说:三年前勤的肺癌就检查出来了,一直保密没人知道,最近恶化住了医院,他家人也没有告诉任何人,直到今天去世才让通知有关同学。

这对我真是晴天霹雳,我好半天没有回过神来。人世无常,好端端的一个人说没有就命赴黄泉,而且他还是我的挚爱亲朋!谁会想到,几个月前的相见竟成了永别,难道世间人的相处与相遇都有定数?真是未懂时蹉跎,开悟时晚矣。得到勤去世的那个晚上,我真是彻夜难眠,内心如翻江倒海,后背如冷水浇透一般冰凉,痛感从五脏六腑一路蔓延到指尖,冷汗津津,刺骨寒彻,久久无法散去。诚然,人人迟早都有被死神选中的那一天,但这种没有任何预兆的死亡的降临,真是令人溃不成军。

等我赶回来,在殡仪馆里只看到了勤的骨灰盒和摆放的花圈,黑框照片上的他,一双大眼睛看着我,仿佛还有很多话要给我说。勤,我知道,你是多么留恋这个世界啊!我深深的三鞠躬,向我的挚友勤做最后的告别。

逝去的好友

勤无声无息地离开了这个世界,一年多来,我不时地想念起他,想起早年在一起的情景,而且时间越久越清晰。有几次他来到我的睡梦中,让我重温那已消失的时光。“夜来携手梦同游,晨起盈巾泪莫收。君埋泉下泥消骨,我寄人间雪满头。”白居易的这首《梦微之》,正是这种心情的写照。我不相信鬼神,也不相信灵魂的存在,我知道那只是人老了“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而已。但对他的离世,我又愿如果真有灵魂就好了,他还可以存在在另外一个世界里,还可以托梦给我,让我与他交流往昔的情谊。古人有云:不知庄子梦蝶,还是蝶梦庄子?佛缘修为三界六道,亦可以转世、轮回和托生;今人有量子纠缠和平行宇宙理论,说是可以证明灵魂存在,人在这个宇宙中消失了,在另外的一个宇宙中还会存在。

但愿如此。想到此,我长嘘一口气,心也有些释然了。

逝去的好友

(图片来自网络,如有问题,告之)

新闻线索报料通道:应用市场下载“齐鲁壹点”APP,或搜索微信小程序“齐鲁壹点”,全省600位记者在线等你来报料!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 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 fsjilidatousu@homevips.uu.me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s://www.fsjilida.com/140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