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谷

  • 逝去的好友

    清晨起来,我坐在床边怔怔的发呆。脑子还停留在刚才的睡梦中,那清晰的梦景还在脑海里闪现,勤的音容笑貌又浮现在眼前。我清晰的记得,勤离开这个人世已经一年零八个月了,难道他在天国里又想念起我这个好友,所以才托梦给我吗?梦中的他依然青春洋溢,大大的眼睛,嘴角浮现着微笑,他来到我身边,问我最近到哪儿去了?我诧异的想,不

    2022年10月31日
    41